性激素六项都查了,为啥还要查AMH?

2019-11-04 13:53:17

显示全部

随着“二孩”时代来临,不孕不育门诊见到了越来越多的高龄女性。医生开出的一系列化验单中,性激素六项检测是司空见惯了的,可是这一张AMH的化验单到底有什么用呢?真的有必要做吗?

 

AMH的发现史和应用史

AMH是抗苗勒管激素,是一种二聚体糖蛋白,是转化生长因子β(TGF-β)家族的成员之一。

AMH的发现与研究可以追溯到上世纪40年代。令人惊讶的是,AMH最早是因为在男性性别分化中的作用而闻名的。后来科学家们逐渐发现,不仅睾丸中的支持细胞可以产生AMH,卵巢中卵泡的颗粒细胞也可以产生AMH。

AMH应用于临床检查的时间并不长,最早仅可以追溯到1990年。但AMH在临床中的作用却是不可小觑的。血清AMH的测量已应用于各种临床领域,包括辅助生殖,更年期,生殖疾病和卵巢损害/毒性评估。不仅如此,最近的科学研究还发现血清AMH与衰老、多囊卵巢综合症、部分遗传疾病都密切相关。

当然,AMH最出名的应用方面是:它在女性生育力评估中的重要作用。

 

女性一生中AMH与生殖力的变化

从生命的第一天开始,女孩的AMH水平就开始逐渐升高,在25岁左右时达到最高水平,随后AMH水平几乎直线下降,直到绝经后AMH低到无法检测。

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,这与女性一生中生殖能力的变化是完全一致的。

这是因为AMH是由卵泡分泌的,我们都知道随着年龄的增加,卵泡的数量逐渐减少,因而分泌的AMH也逐渐降低。

因而,临床大夫经常会用AMH来评估女性卵巢功能,判断卵巢储备。

 

上图是AMH与卵巢储备的关系图。蓝线代表卵巢储备,红线代表AMH水平。25岁后,AMH和卵巢储备下降趋势相同。因此可以用AMH来推断卵巢功能。

 

性激素六项已经够全的了,为什么要测AMH?

有的女性可能会问了,明明性激素六项中的FSH就可以评估卵巢功能了,为什么医生还要让我检测AMH?这是不是过度治疗?

先别着急,AMH和FSH相比,自有它的好处在。

之前我们在FSH的化验单解读中谈到,要想知道检测结果是否异常,首先要确定自己的月经周期,再对应参考范围来看。但是,部分女性月经不规律,难以推测自己处于卵泡期还是黄体期,无疑会影响诊断。还有一些粗心的小仙女,记错自己的月经周期,这可就大大影响结果啦!

这时,AMH可就到了大显身手的时候。AMH在月经周期中变化很细微,较为稳定,术语上说,AMH是非周期性卵巢活性与功能的标志。并且,随着年龄增加,月经周期中AMH水平的波动范围就更低了。

因此,根据AMH来判断卵巢功能,精确度可是很高的!

AMH结果低可怎么办?

通过上面的介绍,各位小仙女一定清楚了低AMH代表的意义,那就是卵泡的数量较少,卵巢储备降低、功能下降,导致生育能力的下降。临床通常认为AMH值低于1 ng / ml可能会导致卵巢储备减少。

遗憾的是,我们都知道,女性一生中卵泡的数量是有限的。医生并不是万能的,没有任何方法能增加卵泡的数量。把握时机,利用现有的卵泡抓紧备孕才是关键!

备孕方法还是我们老生常谈的三大点:健康饮食与作息、西医有效找病因、中医长期来调理。可以查看:

一旦备孕2年还未成功,抓紧寻求辅助生殖的帮助,先促排卵尝试,万不得时我们还有“杀手锏”—— 试管婴儿!

AMH已成为常用的、最有效的卵巢储备检测指标。检测AMH水平可以帮助我们估计被检女性的卵泡数量,从而评估卵巢功能。

AMH与年龄密切相关,这也告诉我们备孕要趁早,生娃趁年轻!

参考文献:

[1] Xu HY, Zhang HX, Xiao Z, Qiao J, Li R. Regulation of anti-Müllerian hormone (AMH) in males and the associations of serum AMH with the disorders of male fertility. Asian J Androl. 2019 Mar-Apr;21(2):109-114. doi: 10.4103/aja.aja_83_18. PubMed PMID: 30381580; PubMed Central PMCID: PMC6413543.

[2] Kruszyńska A, Słowińska-Srzednicka J. Anti-Müllerian hormone (AMH) as a good predictor of time of menopause. Prz Menopauzalny. 2017 Jun;16(2):47-50.doi: 10.5114/pm.2017.68591. Epub 2017 Jun 30. Review. PubMed PMID: 28721129; PubMed Central PMCID: PMC5509971.

[3] Pankhurst MW. A putative role for anti-Müllerian hormone (AMH) in optimizing ovarian reserve expenditure. J Endocrinol. 2017 Apr;233(1):R1-R13. doi: 10.1530/JOE-16-0522. Epub 2017 Jan 27. Review. PubMed PMID: 28130407.

[4]  Hayes E, Kushnir V, Ma X, Biswas A, Prizant H, Gleicher N, Sen A. Intra-cellular mechanism of Anti-Müllerian hormone (AMH) in regulation of follicular development. Mol Cell Endocrinol. 2016 Sep 15;433:56-65. doi: 10.1016/j.mce.2016.05.019. Epub 2016 May 26. PubMed PMID: 27235859.

作者:申沐 川至小红楼

阅读

在看

已同步到看一看

前往“发现”-“看一看”浏览“朋友在看”

前往看一看

看一看入口已关闭

在“设置”-“通用”-“发现页管理”打开“看一看”入口

已发送

取消

发布到看一看

发送

发送中

关注该公众号

2019-11-04 13:53:17

与三甲名医零距离,试管婴儿远程问诊

成功案例
成功案例

成功案例

试管和备孕难题2条新消息

免费咨询三甲医院专家

好孕帮医疗服务咨询

4006-999-016

为保护你的信息,对话将会加密,敬请放心垂询!

好孕帮助您更快好孕!

医学服务
4006-999-016

入群免费观看

二维码1
添加微信号,拉你进群 微信号:xiaoguwentangtang
下载二维码
引导图

预约专家

留下您的联系方式,预约成功会及时通知您

郑重承诺,信息保密

预约成功

好孕帮顾问会及时与您确认专家预约时间,请保持手机畅通

*提交后,将会有专业医助与你联系,请留意来电。